<i id='xb6me'></i>
  • <tr id='xb6me'><strong id='xb6me'></strong><small id='xb6me'></small><button id='xb6me'></button><li id='xb6me'><noscript id='xb6me'><big id='xb6me'></big><dt id='xb6me'></dt></noscript></li></tr><ol id='xb6me'><table id='xb6me'><blockquote id='xb6me'><tbody id='xb6m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b6me'></u><kbd id='xb6me'><kbd id='xb6me'></kbd></kbd>
  • <fieldset id='xb6me'></fieldset>
    <span id='xb6me'></span>

    <acronym id='xb6me'><em id='xb6me'></em><td id='xb6me'><div id='xb6me'></div></td></acronym><address id='xb6me'><big id='xb6me'><big id='xb6me'></big><legend id='xb6me'></legend></big></address>

  • <dl id='xb6me'></dl>

      <code id='xb6me'><strong id='xb6me'></strong></code>

        1. <ins id='xb6me'></ins>

            <i id='xb6me'><div id='xb6me'><ins id='xb6me'></ins></div></i>

            孫楠送女兒學女德一年學費105600,明星當父母有多野

            • 时间:
            • 浏览:18

            這幾天,孫楠租瞭一間月租700元房子的事情上瞭微博熱搜。

            據說,孫楠一傢為瞭孩子的教育,從北京特意搬到瞭徐州,他們一傢人在徐州市區租瞭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房租僅為700元。

            孫楠算的上國內天王級別的歌手,從大城市舉傢遷往二線城市住在每月700元的房子裡,這個落差讓大傢感嘆道:孫楠已經這麼落魄瞭嗎?

            不過,隻要我們稍微看一下孫楠一傢的采訪視頻就知道,孫楠一傢住的房子雖然房租不高,但是檔次還是不低的。

            從采訪視頻裡可以看到,這間號稱月租700的房間有一個寬敞的大客廳。

            窗邊有一個平臺可以供孩子玩耍活動 。

            兩間臥室都不小

            裝修簡單,屋內也沒有多餘的東西,透出一種溫馨的感覺。

            這種神仙房子,隻租700我是怎麼都不願意相信的。

            不管怎樣,都不要把我們普通人月租700的房子和人傢相提並論,我們是迫不得已,人傢是換一種生活方式。

            除瞭房租之外,孫楠的妻子潘蔚還在采訪中透露出另一個信息:他們沒有讓孩子讀普通的學校,而是送去念瞭一所“創辦瞭28年的傳統文化學校”。

            作為傢長,潘蔚是這樣解釋的:

            “(孩子)經歷過國際學校、體制內學校,慢慢地變得厭學,喜歡玩遊戲”

            但是讀瞭傳統文化學校之後,孩子們的這些問題改善瞭,他們一傢人也因為簡單而平靜的生活變得“內心平靜”“幸福富足”。

            不過很快,網友就扒出瞭這個“幸福富足”傢庭女主人沒有說清楚的一些情況:

            眾所眾知,孫楠有一個前妻買紅妹,被送去讀“傳統學校”的,就是孫楠和買紅妹生的女兒和兒子。

            潘蔚自己也離過婚,她和前夫也有一個17歲的女兒,據潘蔚介紹,這個女兒正在北京讀高三,她打算送孩子出國上大學。

            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國接受正統教育,老公和前妻生的孩子卻被送到一個連社會承認的畢業證都不見得有的傳統文化學校去。

            潘蔚這個後媽當得有點狠啊。

            不過,和那間700塊錢的房子一樣,孫楠妻子口中那所“創辦瞭28年的傳統文化學校”其實一點也不簡單。

            這所學校叫做XX學宮,是國內非常有名的一所“傳統文化”學校。

            當地教育部門解釋稱,這所學校有的隻是“培訓資質”而不是教育資質,老師們也不要求具備教師資格證。因此,在這個學校裡接受培訓的孩子都沒有辦法獲得教育部承認的畢業證,也參加不瞭高考。

            但,這並不影響這所學校收取初高中階段的孩子一年10萬5600元的學費。

            所以,一所沒有教育資質還一年收十幾萬學費的學校都教孩子些什麼呢?

            學校老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們的上課內容主要集中於諸子百傢等經典課程,以及書法、古琴、茶道、女紅、舞蹈、武術和太極等藝術課程。

            因為沒法參加高考,在這所學校裡面就讀的孩子一般高中畢業之後就會直接參加工作。

            不過仔細想一下,能交得起一年十萬多學費的傢庭,可能也不需要他們的孩子找工作,回傢繼承傢業就完事瞭。

            所以,你以為潘蔚惡毒,為瞭不讓丈夫和前妻的孩子受到好的教育?

            你錯瞭,她大概真心覺得這種傳統文化學校好過什麼國際學校。

            不僅如此,據學校老師介紹,孫楠和潘蔚都是這所學校的成人班學員,在孫楠的微博裡,也會時不時看到關於這所學校的內容。

            甚至潘蔚自己還在這所學校裡當老師,教女孩子們女紅和手工。

            對於孩子被送到這樣一個學校讀書,網友們最關心還是一個問題:親媽讓嗎?

            不瞞你說,親媽還真的沒什麼意見。

            (小丈夫指的是自己的兒子)

            至於孩子本人,也十分滿意這樣的安排,事情發生後,孫楠女兒在微博上態度明確地做出瞭回應:

            網友罵的鋪天蓋地,但這一傢人都覺得孩子放棄義務教育學“傳統文化”沒毛病。

            瘋的究竟是網友,還是這傢人呢?

            提起傳統文化教育學校,大傢總是嗤之以鼻。因為之前打著“傳統文化教育”的,都是女德班這種垃圾。

            女德班裡老師的每一句話,都會顛覆我們的三觀。

            什麼“點外賣就是喪失婦道”、“婚姻的基本原則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逆來順受、堅決不離婚”、“三精成一毒,專治不潔女”。

            任何一個理智尚存腦子健全的人都會覺得這些言論可笑至極,即使如此,依然有絡繹不絕的女性帶著自己的女兒報名參加女德班。

            這些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學“女德”的傢長,很少會想到自己的孩子長大之後會不會遭遇傢暴,他們想的隻是:“現在我的孩子不聽話,我要用傳統文化讓他聽話”。

            不怪傢長這麼想,傳統文化學校教的東西,對於管教孩子來說實在是太有用的工,無論是《弟子規》還是《三字經》,都是變著花樣地告訴要壓抑,要克制,要尊重權威。

            在上課過程中,老師不斷強調的也隻有“孝順”、“聽話”、“不違抗傢長”。

            這些,不正是傢長們需要的嗎?

            經過“傳統教育”洗腦的孩子們,確實變得聽話、孝順、不違抗傢長,傢長們覺得這個錢花的值,於是絡繹不絕地將孩子送去繼續接受“傳統教育”。

            他們不想別的,他們需要的隻是利用“傳統文化”培養出一個聽話不反抗的孩子。

            這才是“傳統文化教育”能大行其道的原因。

            同樣,公司領導也需要利用“傳統文化”培養聽話不反抗的員工,這也是為什麼“傳統文化培訓”如此受公司老板歡迎。

            在“女德班”之前,還有一陣“成功學熱”,這陣成功學熱就是借著企業培訓吹起來的,陳安之、王順傑、翟鴻燊是其中最有名的幾位講師。

            這些老師的培訓內容大多都是傳統文化+心靈雞湯,因為培訓感染力極強,因此他們的演講視頻成瞭不少傳銷窩點的標配。

            這些感染力極強的洗腦培訓正中企業老板下懷,老板們花重金邀請老師給自己的員工進行培訓,目的不是別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員工可以聽瞭“傳統文化”後變得聽話,可以聽瞭“心靈雞湯”後變得不求回報幹勁十足。

            和隻想要一個“聽話”的孩子的傢長一樣,這些沉迷“成功學”老板隻想要一個可以聽話為他掙錢的員工罷瞭。

            所以,如果有人告訴你,傳統文化就是《弟子規》、是《三字經》、是《二十四孝》、是三綱五常,是上下有序,是尊卑井然。

            那他隻是想告訴你,他是“尊卑”裡的“尊”,是“上下”裡的“上”,你要做的不過是服從,是成為他眼中那個合格的“卑”和“下”。

            真正的傳統文化從諸子百傢到詩詞歌賦,包羅萬象璨若星河。你們可別讓傳統文化給你們的控制欲背鍋。